行為病案

六、抑鬱性神經症

抑鬱性神經症(depressiveneurosis)是一種以持續性的心情低落為主要臨床、病程遷延的神經症。常伴有焦慮、軀體不適和睡眠障礙。抑鬱一般是輕度的,但由於遷延不癒,病人會感到內心痛苦、常主動求治。患者無明顯的精神運動性抑制,社會交際方面不受嚴重影響。

  病因與發病機制:抑鬱性神經症病因並不十分清楚,通常認為與精神刺激和個性有關。抑鬱性神經症,病前的精神刺激既不像〝反應性抑鬱〞那樣異乎尋常的突出和嚴重,又不像〝內源性抑鬱症〞那樣無足輕重。抑鬱性神經症患者的個性有某些共同點,即缺乏自信、慣於憂愁、悲觀消極、易於感傷。抑鬱個性可作為發病的內部因素,正如戲劇性人格與癔症、強迫性人格與強迫性神經症一樣,易感素質有利於此種障礙的發生,但素質不能等同於疾病本身。

臨床表現:1)對身邊事物不感興趣。2)經常有悲觀想法。3)動力減少。4)自信心減少。

診斷:1)符合神經症診斷標準。2)以持久的輕至中度抑鬱為主要臨床表現。3)伴有積極性減少,缺乏興趣,悲觀。

預後:很少有十分理想的痊癒情況。

治療:以藥物和針灸治療、心理治療。安慰、鼓勵和支持是十分重要的,更重要的是設法讓患者發現自身潛能。

 
病案一:抑鬱性神經症—逍遙散

卓先生,病歷編號:809XXX號,出生日期:1987年X月,職業:的士司機,婚姻狀況:已婚,2018年6月5日到診。

西醫診斷抑鬱症。

中醫辨證患者情緒低落,對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,無精打采,自覺頭昏腦脹,心悸,胸脅满悶,呼吸不暢,身材消瘦,飲食欠佳,經常失眠,曾接受心理醫生治療,但情況未有改善,朋友介紹而來求診。首診:舌淡紅、苔白,脈細緩,證屬少陽經、太陰合病,氣滯鬱結,中寒裡飲,治以行氣解鬱,溫中袪飲,方藥選用〝逍遙散〞合〝甘麥大棗湯〞加生石決明、生牡蠣飲服,結合針灸治療。

處方用藥:(中藥飲片)當歸片二錢、白芍藥四錢、茯苓四錢 白朮四錢、北柴胡二錢、炙甘草二錢、乾薑錢半、薄荷一錢、浮小麥一兩、哈密紅棗一粒、生石決明一兩、生牡蠣一兩,每天服一劑,連服六天,每三天復診一次,守方加減用藥,治療三十天。

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、督脈、任脈、奇經八脈,多經多穴治療,對本病有效,採用捻轉及提插手法,以作補瀉。每三天針一次,共針十次。 

療效跟進調治後證狀改善,繼續治療。

醫囑均衡飲食,戒煙戒酒,按時覆診,多鼓勵參加社會活動。

醫話抑鬱症是一種以持久的心情低落為主要臨床症狀、病程遷延的神經症,常伴有焦慮、身體不適和睡眠障礙。抑鬱一般是程度較輕的情緒病,但由於遷延不癒,患者感到內心痛苦,常主動求治。本醫案抑鬱症,證屬少陽經、太陰合病,氣滯鬱結,中寒裡飲,治以行氣解鬱,溫中袪飲,方藥選用〝逍遙散〞合〝甘麥大棗湯〞加生石決明、生牡蠣飲服,結合針灸,療效可佳。

(醫案中病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、住址均非真實)

資料提供:趙醫師
整理於2018年12月

 
病案二:抑鬱症—柴胡桂枝乾薑湯

單先生,病歷編號:809XXX號,出生日期:1980年X月,職業:銀行職員,婚姻狀況:已婚,2018年7月15日到診。

西醫診斷抑鬱症。

中醫辨證患者情緒低落,對事物不感興趣,悶悶不樂,精神疲倦,自覺頭昏腦脹,心悸,四肢厥冷,口乾口苦,飲食欠佳,經常失眠,朋友介紹而來求診。首診:舌紅,苔少,脈沉細,證屬厥陰經病,半表半裡陰證,上熱下寒,治以溫下清上,養血寧心,方藥選用〝柴胡桂枝乾薑湯〞飲服,結合針灸治療。

處方用藥:(中藥飲片)北柴胡二錢、桂枝五錢、乾薑二錢、炙甘草二錢、天花粉四錢、黃芩三錢、生牡蠣一兩,每天服一劑,連服六天,每三天復診一次,守方加減用藥,治療三十天。

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、督脈、任脈、奇經八脈,多經多穴治療,對本病有效,採用捻轉及提插手法,以作補瀉。每三天針一次,共針十次。 

療效跟進調治後病情改善,繼續治療。

醫囑均衡飲食,戒煙戒酒,按時覆診,鼓勵參加社會活動。

醫話抑鬱症是一種以持久的心情低落為主要臨床證狀、病程遷延的神經症,常伴有焦慮、身體不適和睡眠障礙。抑鬱一般是程度較輕的情緒病,但由於遷延不癒,患者感到內心痛苦,常主動求治。本醫案抑鬱症,證屬厥陰經病,半表半裡陰證,上熱下寒,治以溫下清上,養血寧心,方藥選用〝柴胡桂枝乾薑湯〞飲服,結合針灸,療效尚可。

(醫案中病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、住址均非真實)

資料提供:趙醫師
整理於2018年12月

 
請注意:

本網站由醫師所提供的藥方,僅給讀者參考。如果讀者正在服食其他藥物,或身患其他疾病,更須經註冊中醫/西醫同意才可服用。我們恕不負上任何責任。

趙生健康網 謹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