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蔬菜的學問

前言

 

  醫、食、文、畫本來是互有天地,各有善長;然而,和趙醫生結上緣,以文為畫,配搭成對;他是洋洋萬言,我只聊聊幾幅,真有點覺得高攀。緣份之妙,不只人間,醫和食,文與畫,趙醫生有如紅娘牽紅線,把它們配合。
  關於醫學,趙醫生早享盛譽,濟世活人,令人敬佩。而我對醫藥是門外漢,不敢置詞,蒙趙醫生抬舉,囑為寫序,只能寫出一點感想,希望為這本書所作插圖,趙醫生滿意,也令讀者滿意,是為序。

阿虫
二OO三年香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