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醫學說

中風歷節病脈症兼治第五

血痹虛勞病脈症兼治第六

肺痿肺癰咳嗽上氣病脈症兼治第七

奔豚氣病脈症兼治第八

胸痹心痛短氣病脈症治第九

5)中風歷節病脈症兼治第五

  本篇論述中風歷節病脈症兼治。條文對中風的主症及病邪在絡、在經、入腑、入臟的不同表現作了明碓指示,很切合臨床。所附侯氏散、風引湯、防巳地黃湯、頭風摩散等四方都是切合實用的方劑。

  對歷節風的論述,指出該病是由正氣內虛又外感風寒濕邪所致。第8條與第10條既論述了歷節病的症候特點,又指出了歷節病的治療主方。桂枝芍藥知母湯主治歷節病日久正虛邪痺者;烏頭湯主治主治歷節病寒濕偏勝者,二方辨症施治歷節病(風濕、類風濕性關節炎及坐骨神經痛等)療效顯著,唯烏頭、附子用之要慎重,防止中毒。此外,附方續命湯等5方,值得應用和研究。

1、侯氏黑散—菊花、白朮、細辛、茯苓。牡蠣、桔梗、防風、人參、礬石、黃芩、當歸、乾薑、川芎、桂枝。2、風引湯—大黃、乾薑、桂枝、甘草、生牡蠣、寒水石、滑石、赤石脂、白石脂、紫石英、石膏、3、防已地黃湯—防已、生地黃、桂枝、防風、甘草。4、頭風摩散—熟附子、食鹽。5、桂枝芍藥知母湯—桂枝、白芍、甘草、麻黃、生薑、白朮、知母、防風、熟附子。6、烏頭湯—麻黃、白芍、北耆、炙甘草、川烏。7、砭石湯—礬石。附方:《古今錄驗》續命湯—麻黃、桂枝、當歸、人參、石膏、乾薑、甘草、川芎、杏仁。《千金》三黃湯—麻黃、獨活、細辛根、北耆、黃芩。《近效方》朮附湯—白朮、熟附子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。崔氏八味丸 —熟地黃、山茱萸、淮山、澤瀉、茯苓、牡丹皮、桂枝、熟附子。《千金》越婢加朮湯—麻黃、石膏、生薑、甘草、白朮、紅棗。

返回

6)血痹虛勞病脈症兼治第六

  本篇論述血痹虛勞病脈症兼治。篇中論治血痹只有二條、根據病情輕重,分為針引陽氣與用黃耆桂枝五物湯通陽宣痹兩種治法,臨床可以針藥兼用,以提高療效。

  本篇論治虛勞是以五臟氣血虛損的病機為立論根據,在治法上特別注重補益脾腎,甘溫扶陽。因為,腎為先天之本,是真陰真陽之所寄;脾胃為後天之本,是氣血生化之泉源,虛勞病至中、後期,往往以脾腎虛衰證據為主,故補脾腎是虛勞病的根本治法。在虛勞病過程中,可分為陰虛、陽虛、陰陽兩虛,但病至後期或嚴重時,陰陽兩虛的證候比較多見,且陽虛症候更比較突出,故本篇所載治療虛勞的九首方中有六首方子(桂枝龍骨牡蠣湯、小建中湯、黃耆建中湯、八味腎氣丸、天雄散、炙甘草湯)為調補陰陽、側重甘溫扶陽之劑。其它如薯蕷丸之扶正袪邪;酸棗仁湯之養肝寧心;大黃蠯蟲丸之化瘀生新等,無不是以扶助正氣、建立中氣為根本治則。

  本篇創制方劑番多為後世治療虛勞病之祖方。如補脾之建中湯、補腎之腎氣丸、扶正袪邪之薯蕷丸、化瘀補虛之大黃蠯蟲丸、養心止悸之炙甘草湯等,皆為治療虛勞病的大經大法。

1、黃耆桂枝五物湯—黃耆、桂枝、白芍、生薑、紅棗。2、桂枝加龍骨牡蠣湯—桂枝、白芍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、熟龍骨、熟牡蠣。3、天雄散方—熟附子、白朮、桂枝、生龍骨。4、小建中湯—桂枝、白芍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、飴糖。5、黃耆建中湯—桂枝、白芍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、飴糖、黃耆。 6、腎氣丸—熟地黃、淮山藥、山茱萸、牡丹皮、茯苓、澤瀉、桂枝、熟附子。 7、薯蕷丸—淮山藥、當歸、桂枝、熟地黃、豆黃卷、甘草、人參、川芎、白芍、箱白朮、麥冬、杏仁、柴胡、桔梗、茯苓、阿膠、乾薑、白斂、防風、紅棗、曲。 8、酸棗仁湯—熟酸棗仁、炒知母、茯神、川芎、炙甘草9、大黃蠯蟲丸—大黃、虻蟲、黃芩、生甘草、桃仁、杏仁、赤芍、生地黃、乾漆、水蛭、蠐螬、蠯蟲。附方:《千金翼》炙甘草湯—黨參、生地黃、桂枝、阿膠、麥冬、胡麻仁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。《肘後方》獺肝散—獺肝。

返回

7)肺痿肺癰咳嗽上氣病脈症兼治第七

   本篇論述了肺痿、肺癰、咳嗽上氣三種疾病的脈症兼治。所述肺痿有虛熱與虛寒兩種病情,虛熱者,治宜清肺養胃,兼清虛火,可用麥門冬湯;虛寒者,治宜溫肺复氣,用甘草乾薑湯。

  肺癰可分為三期:表證期可用後世《溫病條辨》之銀翹散以清熱解毒袪邪;潰膿期邪深毒重,用桔梗湯以排膿解毒。附方《千金》葦莖湯功能清肺化痰,對未成膿與已成膿者均可配合應用,療效較好。《外台》桔梗白散功效峻猛,用之得當,療效稱奇。此外,葶藶大棗瀉肺湯主治肺氣壅實之證,如《痰飲病》所述‘支飲不得息’ 等,非肺癰也。

  咳嗽上氣病有邪實與邪虛之分。上氣屬虛者,如肺氣虛津洩傷,治以麥門冬湯;第三條所述為腎不攝納,元氣欲脫之症,治用後世的獨參湯,參附湯之類。上氣屬實者,又有痰與飲之別。屬於痰濁壅肺者,治宜滌痰去垢,用皂莢丸。屬於飲者,由於外邪內飲,閉塞肺氣,成為肺脹,又可分為內外皆寒與飲邪化熱兩類。內外皆寒者,治以辛溫,如射乾麻黃湯;飲邪化熱者,治以辛溫與辛涼兼用,如厚樸麻黃湯、越婢加半夏湯、小青龍加石膏湯,上述3方又有飲與熱偏重偏輕之分。至於水飲內停,正氣虛甚而為咳嗽上氣者,治當逐水與扶正兼顧,澤漆湯一方即為此而設。需要明确,上述方證,多為肺病咳喘日久急性發作時,急者治標的有效方劑,標證減緩,則當偏重治本。

1、甘草乾薑湯—炙甘草、乾薑。 2、射乾麻黃湯—射干、麻黃、生薑、細辛根、紫苑、款冬花、五味子、法半夏、紅棗。3、皂莢丸—皂莢。 4、厚樸麻黃湯 —厚樸、麻黃、石膏、杏仁、法半夏、乾薑、細辛根、小麥、五味子。5澤漆湯—法半夏、紫參、澤漆、生薑、白前、甘草、黃芩、人參、桂枝。6、麥門冬湯—麥門冬、法半夏、人參、炙甘草、紅棗。 7、葶藶大棗瀉肺湯—葶藶、紅棗。8、桔梗湯—桔梗、生甘草。9、越婢加半夏湯—麻黃、石膏、法半夏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。 10、小青龍加石膏湯—桂枝、麻黃、炙甘草、細辛根、五味子、法半夏、白芍、乾薑、生石膏。附方:《千金》甘草湯—生甘草。《千金》生薑甘草湯—人參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。《千金》桂枝去芍藥加皂莢湯—桂枝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、皂莢。《外台》桔梗白散—桔梗、巴豆、貝母。《千金》葦莖湯—葦莖、薏苡仁、桃仁、冬瓜仁。

返回

8)奔豚氣病脈症兼治第八

   本篇論述奔豚氣病的脈證兼治。奔豚氣病的主症為氣從少腹上沖心胸或咽喉。在治療方面,如為肝鬱氣沖的,用奔豚湯疏肝解鬱,降其沖逆;如因陽虛外寒誤治引起沖逆的,宜外灸以除邪,內服桂枝加桂湯助陽降逆;如因誤汗陽氣受傷,水飲有上沖之勢的,治用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培土制水,以防沖逆。

1、棄豚湯—炙甘草、川芎、當歸片、法半夏、黃芩、葛根、白芍、生薑、甘李根白皮。 2、桂枝加桂湯—桂枝、白芍、生薑、紅棗、炙甘草。3、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—茯苓、桂枝、炙甘草、紅棗。

返回

9)胸痹心痛短氣病脈症治第九

   本篇討論了胸痹、心痛、短氣三種病的脈症兼治。胸痹、心痛的主要病機是‘陽微陰弦’,本虛標實,故治療應以扶不正袪邪為原則,袪邪以通陽宣痹為主,扶正以通陽益氣為要。胸痹病主要是喘症咳唾,胸背痛,短氣,治療主方是栝蔞薤白白酒湯。若胸痹痰濁較盛,不能平睡,心痛至背者,用栝蔞薤白半夏湯;若胸痹而心中痞,胸滿,肋下逆搶心者,病或偏於邪實或偏於正虛,袪邪用枳實薤白桂枝湯,扶正用人參湯;若胸痹較輕,飲阻氣滯,胸中氣塞,短氣,偏於氣滯者,用橘枳薑湯,偏於飲停者,用茯苓杏仁甘草湯;若胸痹急性發作,救急用薏苡附子散;若寒飲停留而肆逆,心中否,心懸痛者,用桂枝生薑枳實湯;若陽微陰盛,心痛元至心,痛無休止者,急用烏頭赤石脂丸。

  全篇九條原文,首條闡述胸痹心痛之病機,強調以正虛為主;第2條論短氣屬於標實為著者;第3條論胸痹主症主方;第4條論胸痹痰飲較盛治療;第5條論胸痹正虛邪實須分先後緩急的治療;第6條論胸痹輕症的治療;第7條論胸痹急性發作救治法;第8條論某些心病的特點及治療;最後第9條論心痛重症危候及處方。前後只9條,從病機到治療,從主症到兼症,從重症到輕症,從一般到特殊,面面俱到,一波三折,言簡意賅,詳略有度,其中真諦需細細體味也。

  分析本篇用藥規律,主方是栝蔞薤白白酒湯。主藥是瓜蔞、薤白、隨症加味,如痰盛加半夏;氣逆加桂枝;痞重加枳實、厚樸;其它如橘皮、茯苓、杏仁、生薑等理氣化痰藥,都可為用為輔助藥隨症加加入,或用以組方治療胸痹之輕症。若胸痹因心脾虛衰者,當用人參湯;陽虛寒盛重症,非烏頭、附子之類不可,方如薏苡附子散、烏頭赤石脂丸。

  文獻資料表明,本篇所述方藥治療心、肺、胃疾患,只要方症相對,就可收到療效。特別是對於冠心病心絞痛的治療,本篇方法為經典大法,後世不但繼承下來,而且有所發展、創新。目前對冠心病心絞的治療大致分為治標和治本兩個方面;治標主要在發作期應用,以通為主,具體方法有宣痹通陽、芳香溫通、活血化瘀,以及清熱化痰等。治本即扶正培本,具體方法有益氣、溫陽、滋陰、養血等,本篇以人參湯為治本的代表方劑。治本一般在緩解期應用,但發作時虛象明顯者,亦當著重補虛或虛實兼顧。總之,上述治標與治本法既可單獨應用,亦可結合應用,以切中病情為宜。

1、栝蔞薤白白酒湯—栝蔞實、薤白、白酒。2、栝蔞薤白半夏湯—枳實、薤白、法半夏、白酒。3、枳實薤白桂枝湯—枳實、厚樸、薤白、桂技、栝蔞實。 4、人參湯—人參、白朮、乾薑、炙甘草。5、茯苓杏仁甘草湯—茯苓、杏仁、炙甘草。 6、橘枳薑湯—橘皮、枳實、生薑。7、薏苡附子散—薏苡仁、熟附子,8、桂枝生薑枳實湯—桂枝、生薑、枳實。9、烏頭赤石脂丸—炮烏頭、赤石脂、蜀椒、乾薑、熟附子。 附方:九痛丸—熟附子、炙生狼牙、巴豆、人參、乾薑、吳茱萸。

返回

請注意:

本網站由醫師所提供的藥方,僅給讀者參考。如果讀者正在服食其他藥物,或身患其他疾病,更須經註冊中醫/西醫同意才可服用。我們恕不負上任何責任。

趙生健康網 謹啟

頂部目錄添加收藏